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陈希影 > 艰难的回国之路(悉尼-北京)

艰难的回国之路(悉尼-北京)

 

2020316

中国国航CA174准时登机。登机程序从后往前进入,50排后开始。我是53C,老郑53A,我们和坐推车的老太太一起前后上了飞机。飞机乘客满满的,只有我们这个位置中间没有坐人。登机时又测量了一次体温。我们去的迟,值机拿到的是靠机舱尾部的座位。我后排的先生按铃问了空姐:“机舱尾部最后边J位的那个老太太不停咳嗽是什么情况?”空姐:“体温没有问题,就是不停咳嗽”。后排先生质问为什么能上飞机?能让老太太下飞机吗?空姐说,“体温没有问题,我们也不能拒绝”。好可怕哦!我一眼望去,一个穿防护服的空少正在对J位置的老太太服务。因为隔的远,不知道具体的情况。飞机上空姐没有穿防护服,有戴护目镜。

飞机准时起飞,悉尼至北京飞行时间是11个小时。飞机上提供矿泉水和简单餐食。我家老郑得回国焦虑症,几天没吃好睡好,有点烦躁不安。中午也没怎么吃,他怕熬不过去,就把口罩拿下来吃了饭盒,连我的份也吃了。我不吃、不喝、不拉,用纱巾裹头忐忑不安又迷迷糊糊地熬过了11个小时。316日凌晨04:35落地北京。

落地后空姐广播通知全体人员不能下飞机,等待北京防疫部门上飞机检查。我等了半个小时,憋不住了!我无法预计这个等待要多久?从登机前最后一次上厕所,我已经13个小时了。我崩溃了!按铃询问空姐还要多久,回答是未知的。这个时候,我说,我不能再憋了,我想上厕所!空姐只好让我去机尾的厕所(老郑说是空姐专用)。

解决完问题,长时间失水,我怕血糖异常,这个时候一瓶小矿泉水几乎是一口气喝完!痛快!太痛快了!

又过了半个小时吧,广播念了6位乘客名单先下了飞机。我心里嘀咕着是不是被查到问题了?再一会就通知可以下飞机了。

我们是机尾部的,自然走在后面。转机时间是11:25的,我们一点都不着急了。走出机舱,沿着走过被铁皮封闭的通道,闻着散发着消毒水味道的通道,看到穿防护服工作人员在为乘客测量体温,指导填报健康表,全程有感应摄像,有人用手机拍照,被制止。然后过海关。海关排队有距离要求,脱口罩拍照,工作人员会说,“站着,不要过来。”拍照后说“戴好口罩再过来”。过后就按照转机路线走。走过通道到机场T3航站楼D大厅。

6:46分到达D大厅。好多好多人!飞机中转的全部被集中到这里。这个时候人员汇集在D大厅,排队登记信息。过后我才知道,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D区划设为专区,集中停靠疫情严重国家入境航班。机上旅客全部在T3-D专区内完成卫生检疫、体温筛查、信息查验、进港中转等流程。

当时,我并不知情!

人挤人啊!长长的队伍,一个个挨得好紧,队伍像长龙一般!跟着队伍慢慢地前进。

730左右完成全部流程,人太多了,位置几乎坐满。我们找到位置等待转机并把飞机上带下来的小面包给吃了。

脱掉医药手套,发现手都发白起泡,皱巴巴的。而老郑的手因不停地清洗,有点过敏了。

我们去咨询了登机口在那里,因为我们需要中转。回答说,看到登机时间才能从电梯下楼。电梯口有3个穿防护服的人把守。

10:55是登机时间,机票显示我们的登机口是C06。我们问了好几次了,登机时间已经临近了,但工作人员不让我们下去。到了10:55了才让我们下去。下到底层才发现这里就是个摆渡车运送点,摆渡车把这些人直接送到飞机口。工作人员全部是装备齐全,下来的人要他们确认人数后才发车运送。

11:03我的手机在提示“催促登机”,我上前说明,工作人员说,飞机会等你们,几点飞我们说了算。11:17信息又来了,显示登机已经结束。我坐不住了,我说,你们赶紧安排一下,我们飞机要飞了。从他们谈话中得知他们在等一个人,最后人来了,是个老外,去厦门的也就我们3个人。摆渡车紧张,把我们安排和杭州飞的10个人一起,我们3个人在车头,他们10个人在车尾,一起送到飞机上。

11:30我们3个人登上飞机,空姐给我们一个简单的餐盒和1瓶矿泉水后,11:34关闭舱门就起飞了,14:14抵达厦门国际机场T4航站楼。



推荐 9